lilithKnight

大猪蹄子

甜的我牙疼

Veronica_Adams:

-每一出场人物都是大猪蹄子
-文风猪蹄又沙雕对不起梦崽
-肥肠猪蹄的ABO设定请注意
-看文的同时请不要骂我猪蹄
-说一万遍我真不是搞笑写手


00
李帝努。Alpha。
重度性别识别错乱患者。

看别人从来都是一张白纸:第一性征(男或女)肉眼无法识别。


简单来说就是,除了自己,男女不分。
也就是说,感情注定猪蹄。


这个毛病是很小的时候突然出现的。六岁以前能分清走过路过的男男女女。

好看的哥哥。
好看的姐姐。

现在:好看 的纸片人。



为此十三岁时进入了残疾人康复中心进行嗅觉训练。十六岁时分化成A,靠着过人的嗅觉灵敏度分辨信息素来区分AO。

在他面前装A扮B的不管用,一闻就知道你O不O



黄仁俊是李帝努世界里的唯一特例。
男孩子。
Omega。
他是个完全,清晰的,亮黄色的小精灵。



竹马罗渽民曾经在他的空白里有过颜色。可是再怎么艳鲜亮丽都褪成了灰色。


也就是说罗渽民在李帝努眼里,本来性别男,的碰友。可李帝努犯病之后就成了——好看的灰色纸片人。(别人都是白色纸片人)


性别识别错误是李帝努未公开的秘密。
他有点缺心眼,好走不走走上了当演员的路。
这缺陷偏偏成了他的绊脚石。他不能很好地表演。戏路太窄,要么演瞎子要么演绝情男。



连续四年拿了大猪蹄子男配角奖。



李帝努知名度还是有的。可是他经纪公司是个猪蹄公司,硬生生就把他给糊了。半雪藏了他,李帝努就息影了那么一年。




01
黄仁俊就不一样了。
黄仁俊很红。
是个超甜(放屁)的Omega。
人美歌甜说话很直一言不合就要跟人干架。虽然身板儿小,气势却从来都不输人的。一是真有实力。二是背景实力雄厚。


他黑粉不少,死忠粉当然就更多。看了他直播的人一言不合就路转粉,人红是非多嘛,黑子看不过去了就看他直播准备开骂,没想到黑转粉了。



每天“我们俊哥我们俊哥”的喊着。
诶哟喂。打脸了。
真香。



家大业大的谁也不敢惹。

说起来,他家这百年大家族的A基因真的是很正了。好几代下来几乎全是A,偶尔有一两个Beta在这大家族里真跟宝贝儿似的。他们家的Alpha相貌好家境好,优秀,但不值钱。祖奶奶和大家长们盼望O盼了几十年吧。然后这最后辈儿的娃们生出来了:


他大哥明星大厨钱锟。A了。
他二哥商场魔术手董思成。A了。
他表亲弟弟神童老艺术家钟辰乐。A了。



高级私人医院院长金廷祐他大哥的A
大阪黑手党中本悠太他二哥的A
牛B哄哄天王编舞师朴星星他弟的A



顺便说一下,他全家除了他,都是Alpha(嘲笑)黄仁俊这唯一的Omega上天了家里都给兜着。货多不值钱就这个理。又皮又虎也是给惯的。
喜欢唱歌就给签了最好的经纪公司。
不想上班说罢工就罢工。
不想上学俩哥哥给钱养着。


东北大哥闯江湖这么多年以来,一次O的麻烦都没有过。可感情的事儿用家族势力可就没有什么屁用了。



黄仁俊和罗渽民的恋情三年无疾而终。当初歌手和演员的西皮大家都乐意磕。磕得高兴。


俩人表面上是情投意合俊男才子的,大家都看好,想着公开了粉丝们应该会爆炸祝福。


可娜俊还没公开呢。
突然李帝努黄仁俊公开的婚讯就炸了各媒体。



#李帝努猪蹄#
#李帝努配不上黄仁俊#
#黄仁俊罗渽民假分手#
#罗渽民嫌弃黄仁俊#
#黄仁俊公布婚讯罗渽民痛哭#
#李帝努黄仁俊假结婚#
#李帝努罗渽民打架#
#李帝努罗渽民黄仁俊三角恋#


粉丝炸了。
这些tag跟着新闻热度蹭蹭上升。
当初坚定了娜俊的粉丝们特别生气,狂扒李帝努背景。什么都没挖到。李帝努背后是空白。

除了这个:
#大猪蹄子奖四年得主#
#罗渽民竹马#


没想到扒出李帝努罗渽民的竹马身份之后又个个戏精上身写诺娜俊脆皮鸭宫斗文。

#李帝努罗渽民竹马#
#李帝努暗恋罗渽民#
#黄仁俊被抛弃#
#竹马热恋黄仁俊复仇#

这些tag又成了新的八卦风向标。



02
不仅如此,天王歌手八卦王李楷灿也炸了。

李楷灿。
Alpha。

他以前算是和李帝努合作过。李帝努参演的电视剧他唱了两首OST

当李楷灿西装革履出现在承包婚礼的酒店大堂时,他还没缓过神来。


我靠黄仁俊怎么就结婚了?


黄仁俊也没好到哪去。

他晕晕乎乎的,好像上一秒他还跟罗渽民牵着手。跟李楷灿大半年前打的电话一点实感都没有。




半夜凌晨三点。
那时候李楷灿休假正在私人别墅里躺尸。


小姐妹儿(迷雾)一个电话打来就是:“歪李楷灿我告诉你我要结婚了半年之后结婚我没发神经没玩游戏儿我要跟李帝努结婚了你必须来不来削你咱俩绝交不许工作听见没!”


吓得李楷灿躺尸三小时突然诈尸。


以下是他get到的信息点:
黄仁俊要结婚了。
和李帝努结婚。
罗渽民呢?
李帝努谁啊?
还有,
他自己还单着。


我靠黄仁俊个大狗子。


不是啊他当初和黄仁俊约好要一起结婚一起生崽要一起开车送崽去幼儿园的啊。


可现在他天王李楷灿,连个可以牵小手的人儿都没有。
双A禁断最近流行他懂,他也不介意。AB恋也早烂大街了。俗气点传统点AO他最能接受,可现在他姐妹儿都要结婚了而他ABO一个都没有。

李楷灿今天也觉得很伤。
算了还是躺尸吧。




03
罗渽民。
Alpha。
黄仁俊前男友。
李帝努竹马(以前睡一块儿,李帝努搬家之后就没咋联系了)


有病。
冷漠症患者。



罗渽民不知道初恋是个什么玩意儿。没动过心。唯一这一段情史保持三年实在是不太容易。黄仁俊是他第一个牵了手还抱过的O。没上嘴,亲不过去。罗渽民不会爱人。但却有洁癖。


他心里很清楚。
他其实不爱黄仁俊的。
连喜欢都没有。


冷漠症这种病,麻烦。矫情。气人。
除非是找到真爱被感动才会痊愈。
说难听点儿就是不会做人,没有情商。


罗渽民天生就是个谈恋爱的大猪蹄子。




您问黄仁俊怎么和罗渽民好上的?
好说好说。


黄仁俊这一当红大歌星公司捧着粉丝儿捧着。每天怕累坏了,什么都给上最好的。当然专辑主打MV绝不马虎什么设备取景也都给最好的。

MV请的演员也是最好的。
喏,这不请了罗渽民嘛。


黄仁俊看罗渽民第一眼就迷上了。就是那种烂掉牙的戏码一见钟情。不过有点惨淡,罗渽民对黄仁俊没什么意思。


你懂的吧?冷漠症在坏事儿。


有一天吊灯顶的设备松了个螺丝扣,掉了一杠子正要往罗渽民头上砸。黄仁俊当时在场刷的一下就冲过去抱住罗渽民然后把人家扑倒。


黄仁俊现在想起来是真的疼。
虽然说是轻微骨裂吧。
他给他俩哥报信儿就说腿给断了。


钱锟董思成听着马上就不乐意了。
送去人儿金廷祐医院从天灵盖到脚趾根查了一遍。


罗渽民冷漠症又犯了。
不知道给人送水果给人送花。
每天就等着人的轻微骨裂整好了然后继续开工。
他经纪人敲他脑门一下:你可得对人家负责!




怎么负责?
黄仁俊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于是黄仁俊说“那你做我的A啊”的时候,罗渽民就点了点头。



罗渽民自己知道自己的心思。
不爱黄仁俊。
黄仁俊还是个好挡箭牌罢了。
牵黄仁俊的手让他没那么膈应,比那莫名其妙摸他脸的香港大块头好多了。




罗渽民答应做黄仁俊的A是为了俩件事儿。



1.对黄仁俊负责
2.有个奇怪的人一直在追他他烦死了用黄仁俊堵那人他觉得ojbk



04
事实证明,有一点卵用。

现在那个叫黄旭熙的香港顽劣分子只是每天都换一个电话号码给他打call说我爱你娜娜。
罗渽民每天听了都想杀人。


我他吗也是强A!被强A追是什么屁事儿!!


牵黄仁俊手之前,黄旭熙每天要送花送酒打call sent message 还变着法子出现在他工作场合花式比心。
罗渽民看了想打人。


他想这个好看的又奇怪的强A大概很有身份。
高级场合他要拿请柬等人派车过来接,而黄旭熙却好像主人一样随意更改时间随意换车随意出入酒宴。


个大猪蹄子,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于是罗渽民就和黄仁俊谈恋爱谈了三年。
黄旭熙对罗渽民说我爱你说了三年。
罗渽民都习惯了。
黄仁俊不知道这件事。



您问我为啥分手啊?
每个人都是大猪蹄子您可千万别忘了哦。


像往常的一天,黄旭熙又给罗渽民打电话。
他低音炮性感的“我爱你娜娜”还没说呢,罗渽民拿着听筒就说了一句“今天也爱我啊?”那香港人鼻音很重地说了一句“我每一天都爱你娜娜”。



罗渽民今天不想挂他电话。


于是通话时间长了十秒。
他又听见黄旭熙好像带着哭腔说了一句,

等我,娜娜。



罗渽民:???



后来他就知道咋回事儿了。
三天。
整整三天。
黄旭熙没骚扰他。
罗渽民特别猪蹄地以为,他可以单身快乐了。于是痛快了和黄仁俊分了手。

黄仁俊要气他??公布了和李帝努的婚讯。


罗渽民乐了,诶你和我竹马结婚我一定去喝酒鸭(兴高采烈浪奔.jpg


MDWOC谁知道啊那黄旭熙就这小半年呢回来了。“娜娜果然在等我啊”知道罗渽民分手的黄旭熙误会了很多事情,加大火力追求他的娜娜。罗渽民慌到变形。

???不是我现在反悔还OK吗?
黄仁俊你手脚别那么快啊别啊!!



黄旭熙猛追他,一膈应他,他就想起黄仁俊的好了。
强A果然是配甜O好。
黄仁俊毫无疑问的一胜。O了。
罗渽民动了小心思想跟黄仁俊再好。
哎哟woc
可是黄仁俊已经跟竹马交换了戒指下一步就要躺婚床了。


罗渽民没地方哭。
来得太晚了。
前男友嫁人了。
#黄仁俊婚礼现场罗渽民热泪盈眶#不是空穴来风。

实锤。



05
黄旭熙。
Alpha。
广告公司的少爷。
最近也是真的很忙。

弄啥咧?忙着上网打击色情淫秽信息。
他发现哈,自从娜俊be诺俊(表面)he以后,越来越多戏精粉丝写一些脆皮鸭文学搞他的娜娜。他看不过眼。


所有娜攻或娜“涉黄”的同人文一律举报。
不过他看脆皮鸭文学倒是懂了很多双A实战常识。他都想好了怎么用在娜娜身上。



罗渽民真的要烦死黄旭熙了。

因为他最近拍广告,对,黄旭熙那个公司。

头一天他进棚就看见黄旭熙吊儿郎当地坐在椅子上抖腿还冲他抛媚眼。他这时候还不知道黄旭熙是老总呢,嚎一嗓子叫了保安。


一群黑大壮迅速集合对着黄旭熙敬礼弯腰。
“少爷请指示。”
罗渽民想把人赶走没成,还看人美滋滋把现场工作人员呼来喝去地给他接了好几杯冰美式。



罗渽民:脏话。
黄旭熙:Me有钱了不起。



黄旭熙不骚扰罗渽民的小半年干哈去了?



哦,就是广告公司的事儿。他当初就是个二世祖,不管家里生意的,只会花钱。突然有一天开窍了跟他老豆说有喜欢的对象想要成为优秀的A,他老豆泪流满面把广告公司给他接盘,这小半年时间黄旭熙跟关禁闭一样拼命学习,大概是爱情的力量真的很伟大,以前数学考试从来不超过六十分儿的黄旭熙把广告公司管理一板一眼地学地很不错。



老豆不上班了。天天在家搂着他老母。

他想着以后儿子上学了他也要在家里天天搂着娜娜。


黄旭熙第一天当老板的时候,老豆泪流满面地拍他肩头上说早点儿把儿媳妇儿带回家,到时候他请他俩去夏威夷度蜜月。



黄旭熙势在必得。
Me这么suài娜娜怎mó可能不喜fān Me?
广告公司老板下了血本,请了专业网文写手写港娜文,变着法儿给罗渽民做推送。



罗渽民看到港娜脆皮鸭气到发烧。



#罗渽民第二春黄旭熙#
#黄旭熙拆散娜俊#
#黄仁俊看港娜文痛哭李帝努递纸巾#
#黄旭熙李帝努坏人#
#李帝努炮灰#
占满头条。
诺俊西皮热度还没凉,港娜又火起来了。
年度大戏:诺俊港娜


李帝努:???
黄旭熙:Me委屈Me不是坏人。
罗渽民:拉瓜成花天打雷劈。
黄仁俊:罗渽民我的爱!!!




06
黄仁俊对李帝努真的是很猪蹄。
结婚以后黄仁俊一点结了婚的样子都没有。


黄仁俊:每天看着李帝努我就想抠鼻子。
李帝努:我的仁俊连抠鼻子都kiyo。

钟辰乐:真他吗瞎了。


黄仁俊当初真的是生气罗渽民强制分手。锟哥昀哥在这种事情上也不好插手,罗渽民个大猪蹄子把他们宝贝阿糕整那么伤心,说什么也得修理一下。

锟哥于是派人每天给黄旭熙老板送一打招牌甜点,表示自己支持港娜是炒鸡迷哥。

昀哥亲自操刀写港娜文,连中本悠太都扔床上不要了。罗渽民在文里这样那样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黄旭熙老板忙着打赏(开车)质量出众的港娜文。


阿糕分手之后一气之下跑回家里跟大哥二哥报备说要结婚。锟哥昀哥一听来劲儿了说要给虎弟找A。


巧了。
找了李帝努。
巧了。
罗渽民他竹马。

黄仁俊:我就不信你不爱我我气死你我嫁你竹马去。
罗渽民:好鸭你嫁我竹马我一定去喝喜酒鸭。


李帝努是啥身份?咋能被锟哥昀哥这俩弟控就看上了?



他们俩家是世交来着。李家是出口贸易组织的头头。李帝努是老李的小儿子,搬家之前和罗渽民玩的要好。搬家是为了保密病情,连带家庭背景也一起保密了。娜俊er查不到李帝努背景是老李工作质量高。

再后来后来就把李帝努一起送加拿大和大儿子李马克一起读书去了。


李马克谁?
国际刑警大队执行长。
一身正气,锟哥看了直竖大拇指每天想给做饭。圆眼海鸥眉,昀哥看了觉得可爱每天想给零花钱。


可人有点大猪蹄子。
每天抓犯子,每天想着怎么套犯子。
不会谈也没谈过恋爱。看了黄仁俊照片红脸说挺好挺好嘿嘿傻笑。



锟哥昀哥有点胳膊肘向外拐的意思怕黄仁俊把李马克欺负惨了。他们虎弟弟可不是一般虎。


后来才知道人家看上的是黄仁俊照片背后的人肉背景小黑皮李楷灿。

差点乱点鸳鸯谱。
真他妈猪蹄了。


盘点一下人家有个弟弟。


小他虎弟一个月来着,年下就年下吧。
四舍五入人家还算俊俊同行。
看了照片还觉得不比俊俊那个猪蹄前男友(对就是娜劫命)差,这笑眼帅哥挺帅的。

锟哥一拍锅铲就说见个面吧。这饭就吃上了。


吗的其实这相亲是变相变形计。

地点是一个尚未开发的酒店地址。董思成名下的房产。小树林啊小破楼里全程录像在线,锟哥昀哥俩哥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在线观看。


黄仁俊感觉被骗了特别生气,他就想结个婚气气罗渽民嘛结果被哥哥坑了被迫变形计。相亲对象是不丑可老看他傻笑他可烦死了。

黄仁俊:要是娜娜看我傻笑多好啊。
李帝努:仁俊多看看我就好了。



07
李帝努选择当演员真的是忤逆老李。
李马克当刑警也是差点儿气死老李。


老李说他经商这大半辈子俩儿子都看不上他的钱???他要把钱全部都投入慈善。李马克怕他乱来就休了年假回了首尔。李帝努怕他乱来就把电脑带回家里在家炒股。

然后就遇上黄仁俊这事儿了。



李帝努本来觉得不关他事。反正来来往往都是白色纸片人什么看头都没有,谁知道就是这么猪蹄他看一眼就发现黄仁俊有颜色啊!大眼睛挺鼻子的跟仙子似的!!!


李帝努你个大猪蹄子人家可是大歌星!!叫你平时不看电视不看新闻!!!

李帝努:都是白纸片人有什么好看?




李帝努黄仁俊在破烂小屋计划住一个星期。

锟哥计划昀哥安排马克哥支持老李出钱李帝努兴奋。
黄仁俊不知道。
锟哥昀哥表示能让我们阿糕听你话我们就同意婚事。


荒郊野岭的黄仁俊住不惯,冲着树上的DV机吼“哥我要回家”!

没屁用。

饿了,不会做饭。眼巴巴看着李帝努收拾了一锅泡面吃得正嗨,也没有要叫他过来吃的意思。
李帝努弯着笑眼,看黄仁俊气鼓鼓的样子。


黄仁俊:李帝努你个大猪蹄子。
李帝努:我就不信你不吃。


黄仁俊坐在门外大吼:“李帝努!我东北虎就算是饿死都不吃你的面!!!”



睡觉前李帝努pāng pāng敲着锅问,“仁俊不饿吗?还有一碗面哦,对面狗狗看着锅呢。”

“饿着了怎么办呀我们还有六天要过呢。”

对面的dogge很合时宜地叫了两声。

黄仁俊慌了:虽然我是东北虎要面子可是我饿。


李帝努盛了那碗面坐到阿糕对面,撸起筷子刷的一下就往嘴里送。OH这该死的满足。


你是猪蹄吗李帝努?


黄仁俊看得愣愣的好想抢饭吃。

“仁俊真的不吃吗?噢我已经吃过一口了对不住哦。”虽然这么说吧李帝努还是夹了一口已经坨了的面送到黄仁俊嘴前。


黄仁俊太不争气了咬了上去。


李帝努:吃了我的面就是我的人了。
黄仁俊:妈的你这是趁饿劫色。


钱锟董思成直播看他们阿糕虎弟现场屈服:“哇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快亲啊是不是要亲了!!!”


黄仁俊:真香。

黄仁俊屈服于李帝努整整七天。
每天吃人家煮的面。

李帝努大晚上补黄仁俊打歌现场。
综艺节目和直播。
昼夜不分。


黄仁俊嫌他香菜放多了皱眉头嫌弃的时候他觉得很可爱。

黄仁俊嫌面坨了吃起来干巴巴的样子也可爱。
黄仁俊怕被狗咬扯他衣服躲他身后的样子也可爱。

黄仁俊不小心打碎抑制剂突然发情,掐着他的脖子威胁他说只能暂时标记的凶巴巴样子,爆炸可爱。


李帝努咬进他腺体,标记完成之后,不想把牙齿抽出来。还用高挺的鼻梁去蹭周围的皮肤,吸了一大口黄仁俊的信息素味儿。


李帝努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变态。



李帝努黄仁俊。
婚了。
黄仁俊那天真哭挺惨的。
特别是他看到港娜tag热度仅次于他婚礼现场之后。
李帝努老老实实坐黄仁俊旁边递纸巾擦屏幕,黄仁俊哭狠了还劳烦他上手帮忙给擤个鼻涕。

“鼻子过来。”
“FHummmmm…”(擤鼻涕的声音

#李帝努黄仁俊擤鼻涕#
#李帝努黄仁俊真爱#
#黄仁俊恨嫁狂哭不止#
#李帝努超苏#
#李帝努黄仁俊百年好合#



在旁边明里观察的大哥二哥很是感动。“我们阿糕嫁出去了😭我们虎弟的A会给擤鼻涕那还有什么不会😭”


“金廷祐你学着点给Lucas擤鼻涕别老精神出走不理他。”
“中本悠太你学着点自己擤鼻涕别老装小孩儿让我给你擤。”



儿科医生金廷祐不会给自己儿子擤鼻涕。
大阪黑手党中本大当家撒娇不擤鼻涕。
这俩A也是真的很猪蹄。
闹心。


大明星黄仁俊和小明星李帝努的结婚现场真的很猪蹄。

前男友罗渽民在交换戒指的时候冲进礼堂,大家都以为是砸场子的。

有戏。

人家话还没说呢黄旭熙就冲出来把人拉走。罗渽民真的是强A落泪。

他心里清楚得很,就算都是A他也没有机会在上面。黄旭熙一身腱子肉他打不过。噢当然了这时候罗渽民还没有意识到他自己的想法很危险。

黄仁俊看罗渽民乖乖的(迷雾)跟黄旭熙走了,心里委屈。

你人都来了不砸一下场子吗?
我人还在这呢你不抢一下婚吗?

黄仁俊猛虎落泪。

李帝努黄仁俊正式结为AO夫夫。



08
国际刑警李马克在纽约抓人的时候和我们小嗨第一次见面,那时候卷入爆炸案的纽约各大型场馆依照条例必须接受复杂的炸弹排查工作。


李楷灿夸张的性感在舞蹈结束后消失地无影无踪。李马克这便衣警察在台下倒是看得很着迷,要通缉的罪大恶极的对象正从他身边经过他也没留意。

OHMYGOD这人也太好看了吧。
TAKE IT TAKE IT TAKE IT.

李马克觉得以后月薪可以拿一些出来买李楷灿的专辑。


到了李楷灿的签售互动环节。

那逃犯混在人群间一步一步向李楷灿靠近。李马克和同伙发现监控被切断之后只好用眼睛人肉。李楷灿的迷人的确有点让他分了心,找人的同时那近视眼还是忍不住往那大明星的皮裤上瞟。



一波警察逮住了那个犯子。李马克利索地拷住了那个人,怼着他的背。

谁知那罪犯竟然是李楷灿的迷弟。嚎叫着“警察大哥我不跑我要楷灿的签名!!”哭得像个小女孩似的喊“楷灿咱不给你丢人!出来还是一条好汉我一定好好做人”“我在号子里给你应援!!!”


李马克看李楷灿耐心签好以后,还走过去塞进那人口袋里,抱了抱他的犯子迷弟。


李马克感动得想哭。
李楷灿转身要走又被拉着衣袖,李楷灿正以为李马克也要签名拿着笔就要签。



“作为观众我可以给您观看反馈意见吗?”
“您的皮裤有点太紧了有点显胖。”

“请问您有跳槽当刑警的意向吗?”
“我们的待遇很好薪水也很高。”


李楷灿:???

刑警先生您是猪蹄吗?
我的皮裤紧才性感!性感懂吗!
刑警可算了吧我还是比较适合在舞台上扭屁股唱小黄歌。



很快李马克的同事们就发现他们的大队长不对劲。
快递频收。
一开始以为是直男脑子开窍了买小玩意儿送给自己在追的O。
一拆快递。
妈的全是李楷灿周边。

李马克对李楷灿。
爱了。




09
罗渽民最近发现自己心脏跳的有点快。
面对黄旭熙的时候。
想发火。
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了。


医生:“您这恢复的很好啊。情绪波动大了冷漠症就会慢慢消失的!”

“是见到什么人了?诶哟那可得抓紧机会,冷漠症的治疗方法就是真爱!”

罗渽民听医生给黄旭熙助攻听了一上午。
有点要和黄旭熙好的意思。
要不我对他好点儿吧?

一开门看见黄旭熙躺他沙发上抱着他的等身高人形抱枕睡得很香。
罗渽民:想发火。

一脚把人踹下沙发。自己坐上去把腿翘的跟大老爷们儿似的。

“娜娜你肥来啦?”被踹醒的黄旭熙一脸狗腿。


“喂黄旭熙。”
“我要跟你好。”
大老爷发话了。

得,还是一样大猪蹄子。




钱锟治孩子比金廷祐有办法。

AA不能生。


他俩就在香港收养了个娃叫Lucas。对,和黄旭熙一样是香港人,长得也差不多而且黑如出一辙,浓眉大眼像天线宝宝老可爱了,讲话也一样奇奇怪怪的,性格也有点像咋咋唬唬的特别吵。

要命了和黄旭熙在一起玩的特别好。


罗渽民一度觉得可疑。掐黄旭熙脖子逼人认儿子。


黄旭熙:Me委屈。Me真的没有生过小朋友。Me只想和娜娜生小朋友。

罗渽民:黄旭熙你是猪蹄吗叫你找了我还想要小朋友??你是不是想在外面搞一个小朋友啊是不是!还想让我给人家当后爸!!



10
Lucas啥都不怕,跟他小叔黄仁俊一样虎。
居然爬到沙发顶上怼他爸金廷祐脖子,还揪头发。金廷祐每天都觉得自己的发际线狂他吗的后退,被他搞烦了居然从睡衣里掏出针筒要扎孩子。



Lucas大叫“锟爸!!金小九是坏医生!!!”
钱锟切西瓜水果刀都没放下冲到客厅。

修理金廷祐。

“针给我拔了。”
“针筒可以放着万一Lucas要玩呢。”



金廷祐和钱锟两天没亲了。
金廷祐在心里把Lucas拉进黑名单了。
金廷祐等待时机搞Lucas。

Lucas察觉危机每天躲金廷祐。




金廷祐把钱锟做的限量版冰淇淋马卡龙小饼干放在桌上诱惑Lucas。小兔崽子贼不争气。吃了。

锟哥下班回家看见自己要送人的小饼干被吃了。生气。火大。


查案。
罪犯:Lucas。
法官:钱锟。
陪审团:金廷祐。


金廷祐:得逞。


AA混合双打这种事情,钱锟完全不推崇。不利于孩子不利于AA感情生活。



钱锟提着Lucas耳朵,“你叫什么Lucas啊叫你吃我小饼干了吗谁叫你吃的!”


“锟爸爸我难道不是你的小饼干吗?”
“你个头啊小饼干!谁教你说骚话的!”


“行了你以后也不用叫Lucas了。”
“你没Lucas这么可爱不许叫。”

Lucas The Spider最近是钱锟的小可爱。


第二天钱锟金廷祐带Lucas去董思成家捣乱。


“Lucas今天想吃什么我叫你悠太叔去买。”
钱锟瞪着Lucas。金廷祐笑着看戏。
Lucas揪着自己的衣摆吞吞吐吐地说:“二…二叔…我现在不叫Lucas了。锟爸爸说我不可以叫这个名字…”

“为什么啊?那你现在叫什么名字?”

“我…因为我不够可爱和小叔一样皮。锟爸爸说我什么时候不欠揍了就还可以叫Lucas…”


“我…我叫Spider…”


Lucas大眼睛里含满泪水。难过。一千万个委屈。


董思成要笑死了。
中本悠太觉得钱锟很酷。
金廷祐:不用我出手,Lucas秒变Spider。

Lucas什么都不怕就怕蜘蛛🕷️

夺孩子姓名真的是很特别的修理方式。

Lucas说他明明听见锟爸爸说金小九是他的小饼干的。

钱锟你是猪蹄吗?说骚话要小心隔墙有耳!!



11
黄仁俊最近不太对劲。
头晕眼花超困很饿。

上次发情期和李帝努…

我靠。
做了。

抑制剂给锟哥昀哥收了。廷祐哥断了他的抑制剂供给。

情就这样发了。
人就这样给上了。



他戴套没有?
好像?
没有?

他吃药没有?
好像?
忘了?

我靠。


黄仁俊突然惊醒。
李帝努突然进门。

李帝努看见黄仁俊恶狠狠地瞪着自己,觉得很奇怪就走过去揉人头发。
才刚伸手呢就被黄仁俊咬了。



黄仁俊还有点眼泪汪汪的。李帝努看着觉得很可爱,很想亲,但是不敢。他很明白黄仁俊肉身心理都不喜欢他的。



“李帝努。”
“你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


“那你敢亲我吗?”
“不敢。”



“你不是A吗你信息素一出来你亲我我也不能跟你动手,你压我我也推不动你,你还可以强迫我生一个孩子…你…”



黄仁俊被亲了。




“仁俊不喜欢这样吧。”





“不是不喜欢被亲。”
“我不喜欢你。”
“到现在。也不喜欢你。”
“我爱娜娜。”





“我知道。”



黄仁俊躲着金廷祐,用李楷灿的名义预约了流产手术。李楷灿一边骂黄仁俊猪蹄一边给人掏钱找医生一边还要防着狗仔造谣。

结果事情变得十分他吗有趣。


#李楷灿渣男#
#李楷灿吃婴儿#
#李楷灿 流产#
#李楷灿不要脸不负责#


12
所有人都以为李楷灿这个渣A不要脸搞大了O的肚子不想负责所以要杀孩子。李楷灿拼命解释没人理会,未婚先孕这种新闻杀伤力十足,竞争对手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拼命攻击李楷灿。



小嗨被封杀了。


生气。
每天休假。
好想骂黄仁俊。

黄仁俊:我也很绝望啊为啥怀的不是娜娜的孩子。
李楷灿:你和李帝努结的婚滚的床想怀罗渽民的孩子??你经过黄旭熙同意了吗??




算是很难得的长假期,李楷灿和黄仁俊天天腻在一起。


“你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



“我不想要李帝努的。”




“你经过李帝努同意没有?锟哥昀哥肯定不同意。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




“李帝努…他不知道。”



预约手术的日子迫近,李楷灿陪黄仁俊去做身体检查。




假孕现象而已。
是黄仁俊太紧张了。




手术取消。
黄仁俊帮李楷灿澄清说是自己身体检查的报告出了差错,流产手术预约是个bug。一切都跟李楷灿没有关系的。





然后李帝努就被骂了。


你是猪蹄吗?身体检查这种事情不是你陪仁俊去做吗?您是有多忙啊?李楷灿和仁俊是小姐妹儿再好人家也是A啊,黄仁俊是你的O啊!



对啊。
黄仁俊是我的O啊。
流产手术一定是确有其事。
身体检查为什么我不知道。



李帝努这晚没有回家。
他在李马克的公寓里喝酒。
黄仁俊对李帝努是真的有点抱歉,买了很多他喜欢的姆明小饼干等他回家一起吃。

黄仁俊给李帝努打了43通电话。
没人接。



黄仁俊很慌。
李帝努对他从来都很温柔体贴,不接电话这是第一次。

黄仁俊等李帝努一晚上,终于睡着了。





李帝努在李马克面前哭得崩溃。
“哥…仁俊一点都没爱过我。”

“你知道吗…他一定很辛苦…流产手术是他自己预约的,和李楷灿不会有关系。他就算是有我的孩子了都不愿意告诉我,他要流掉孩子…”



“因为是我的孩子他才不要的…”


“我看他这样我很心痛。我好像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我以为我可以用爱来麻痹他,他就不会想着渽民了。”



“我是不是离开比较好?”




李马克一点办法都没有。说实话他觉得黄仁俊这么做很过分。他决定去找李楷灿谈一谈。


李楷灿打开门看见是那位刑警先生的时候觉得很奇怪。

“先生我说了我不当刑警。您不用上门来挖我墙角。”
“我觉得你长得挺好但是色诱也没有用。”


“我叫李马克,我是李帝努的哥哥。”


李马克瞪圆了眼睛,弯着海鸥眉看李楷灿惊得摔了高脚杯。

李楷灿:世界是不是有点小?

李马克看见李楷灿穿着紧身皮裤眼睛就瞪圆了。算了李帝努黄仁俊的事情他俩自己解决去。



李马克被李楷灿抓住了手。


“李马克?你喜欢我的皮裤吗?”


李马克的终身大事明白了。

“喜欢。”

“那我借你穿俩天。”


李楷灿亲了李马克。



13
李帝努一身酒气回了家。
黄仁俊还倒在沙发上没醒。

李帝努洗了澡出来,头发还湿着。他坐到黄仁俊身边,看他的O看了很久。

黄仁俊察觉到旁边有人,醒了。第一件事就是喂人吃饼干。

李帝努每嚼一下,都觉得心超痛。




“仁俊…今天也不爱我对吗?”



黄仁俊没想到他一大早这么丧,真的被他弄得有点愣。心直口快地说“这个问题从我们结婚开始,答案都没有变过。”





“那最好了。”
李帝努笑得很好看,笑眼弯得很漂亮。

“我今天要和仁俊分手。”
“仁俊收拾一下我们去离婚好吗?”


黄仁俊先是一愣,看李帝努的样子,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离婚…他想过一千万次,从来没想过李帝努会同意。



出门前,李帝努问他:“我今天可以牵你的手吗?”
“别人离婚都会冷着脸,很凶或者争吵。我想开心一点。所以我们手拉手去登记离婚吧。”

黄仁俊很猪蹄地伸了手。




李帝努的演技在黄仁俊面前不会差的,真情实感的投入能差到哪里去呢?他今天演着轻松的样子,很成功。换做以前他会欢呼雀跃,黄仁俊牵了他的手。

今天是第一次牵手。
在去离婚的路上。


黄仁俊拿到离婚证的时候还很恍惚。
他想着瞒别人能瞒多久呢?


李帝努回到家里就收拾东西。
东西不多,像住酒店一样,大部分东西还放在行李箱里。


他们共同的房间就用过一次。
是黄仁俊上次发情的时候。

黄仁俊一个人索然无味地嚼着姆明饼干。李帝努收的差不多了出来喝水,黄仁俊扑过去抱住他说。

“你明天才能走。”

李帝努离婚的这天。
和黄仁俊牵了手。
和黄仁俊抱在一起。
和黄仁俊真正做了一次爱。

“我要打分手炮。”




14
那个共同的房间,用了第二次。

黄仁俊翻了翻生物书,不在发情期是做起来大概会很痛。而这个时候受孕率不高,他连保险套都没准备。他觉得总是欠了李帝努什么,心里很不安。离婚的事实他用了很久才完全消化。

锟哥昀哥会怎么样他呢?
他以后要怎么办呢?
李帝努走了以后还要联系吗?
什么时候公布离婚呢?


黄仁俊被李帝努抱在怀里吻的时候,感觉李帝努在哭。

他被李帝努后入式贯穿的时候觉得看着李帝努的脸大概会更好。李帝努没shè抽出来以后就想结束,自顾自的下了床披了晨衣就要去浴室解决。

黄仁俊知道他要干什么伸出腿去拦人。


“李帝努。”
“我要你射进来。”
“这是我的分手炮。”
“还没完。”



李帝努被黄仁俊拖回床上,下半身被黄仁俊安排得明明白白。


黄仁俊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洗过澡了。李帝努惯用的玫瑰味沐浴露还很香,李帝努给他穿好了衣服掖好被子怕他着凉。


李帝努不在家。
他的房间已经空了。
行李箱不在了。
电话号码已经注销,打过去已经是空号。


黄仁俊蹲在地上,不自觉的就哭出来。他觉得这才是他第一次分手,罗渽民走的时候他只是生气。现在李帝努走了,他不生气,他真心的难受。

他知道李帝努有病,自己刚刚好是他没被病症遮掩的地方。接受他的好十分理所当然,感情报答他不是没想过,只是大猪蹄子上身觉得李帝努的病情不是他所迫害,对他的温柔也不是他强要来的,要他真心去对不喜欢的李帝努太好,真的很难。


现在就好像遭雷劈了。
他打电话给李楷灿说“我和李帝努分手了。”

李楷灿说“我已经知道了。”


李帝努一离开就发布了离婚消息。并且表示自己的社交账号在以后都不会再用。和仁俊是和平分了手,以后也不会联系。


李帝努机票早已定好。他回了加拿大。
演戏不适合他,婚姻不适合他,也许还是读书比较适合他。


开玩笑一样的,他的性别识别模糊症状在逐渐好转。


黄仁俊在各社交软件上回应李帝努。
承认离婚之后诺俊er只能靠写网文嗑人造糖。


黄仁俊对李帝努那句“不再联系”感到特别不爽。他不信李帝努真的就放下他了,他干什么都要艾特李帝努,只是李帝努没有回应。


李帝努的确停了社交软件应用。
但是他窥屏。
黄仁俊的每一条信息他都仔细看过。


那又怎么样?他又不爱我。




15
李帝努开启学霸模式学习高数。
考试期间真的就停了社交软件。


锟哥昀哥在他俩秘密离婚之后冲进黄仁俊家把人骂了一遍之后说,“以后你爱找谁找谁咱不给你操心了。黄仁俊你别瞎矫情,罗渽民对你是什么态度你对李帝努就是什么态度,现在李帝努都受不了你了都走了,你要是真觉得对不起人家你就做个人吧。”


生气。

锟哥说。
黄仁俊你现在倒追李帝努人家不一定还要你。

昀哥说。
你自己作的死你自己搞定。



黄仁俊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慌。


他想好好做个人于是每一条动态都艾特李帝努。

是有点进步但还是很猪蹄。



我觉得XX少女漫画的男主很帅@笑眼杰诺
我想养一只狗狗@笑眼杰诺
马克哥夸我可爱@笑眼杰诺



然后黄仁俊就没声了。
就像三分钟热度那样,李帝努也不窥屏了。




李楷灿和李马克在一起过得挺凑合。
但就因为这样李马克染上了穿皮裤的陋习。
他俩AA实战第一次是剪刀石头布决定的,李马克攻了李楷灿。


李楷灿在演唱会上劈叉后边伤口一疼,摔了。
工伤休养半年。

李马克和李楷灿同居了半年。


李马克身材是真的特别好,国际刑警的身材不是吹的。特别是晚上上手摸着特别舒服。


李马克学着给人做饭,煎蛋壳是常有的事儿。李楷灿po了一张李马克的煎蛋说是自己男朋友做的晚饭。


他的粉丝儿们叫他赶紧换男朋友。
不少人好奇李天王另一半的第二性征。
看这煎蛋估计是个傻A没跑了。


李楷灿和李马克公开了。



16
黄旭熙罗渽民也稳了。

罗渽民不再猪蹄。
冷漠症好得七七八八,学会疼黄旭熙了。

比如说AA实战第一次他自愿给黄旭熙攻了。事成之后是把人踹下床了没错,但前一晚亲黄旭熙是他主动的。


知道黄仁俊和李帝努离婚以后,罗渽民很不猪蹄的去看看前男友。

就纠结送什么礼呢,做梦梦到黄仁俊生了个女儿第二天就给黄仁俊买了两套小芭蕾裙子,提着去见人。


黄仁俊看起来很憔悴,一点都不像当初和他在一起那样看起来健康。不知道的以为锟哥昀哥虐待他们阿糕。


罗渽民把礼物拿出来的时候黄仁俊表示很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罗渽民:什么?
黄仁俊:孩子三个月大了。

黄仁俊最近吃什么都吐连水都不想喝。体重直线下降。锟哥昀哥还不知道他有孩子了。



知情人士李楷灿最近忙,和李马克的每一炮打的匆忙,李马克还在床上穿裤子他人都没影了。


“李帝努知道吗?”

“他人都走了肯定不知道啊。”

“你做人不能这么猪蹄的。”

“你可没这个立场说我。”



罗渽民闭麦了。

黄旭熙听说罗渽民去看黄仁俊真的不放心。旧情复燃这种戏码他好怕。

听说罗渽民要陪黄仁俊去做体检。黄旭熙表示很慌。万一娜娜跑路怎么办,黄仁俊看起来是挺人畜无害的而且真的很可爱娜娜忍不住跑了怎么办?

黄旭熙表示我也要一起去医院。

#黄旭熙接盘李帝努#
#黄仁俊疑似有孕#
#黄旭熙黄仁俊医院#

罗渽民:??喂我是死的吗?



黄旭熙罗渽民公开了。



AA最近真的很流行。




钱锟和董思成知道黄仁俊有孩子的第一反应是联系李帝努。

“不行!!”
“不能让他知道!!!”
“要说也是我说!!”

黄仁俊不乐意。



“我要等孩子出生了才告诉他。”
“我到时候要去找他。”



17
黄仁俊他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李帝努了。不是百分之百的喜欢,这个状态好像已经是在爱李帝努了。


黄仁俊:我不管我就不做个人了我要用孩子勒索李帝努。


李帝努在加拿大过得可好了,性别识别障碍已经破除,是男是女睁眼就知道。




黄仁俊很成熟地对哥哥们说:“我想的很明白了。我再也不猪蹄了。我喜欢李帝努,真的喜欢。这次要追他回来我要自己走,哥哥们不要帮我了。”

锟哥抹了一把泪。
金廷祐Lucas什么时候能跟我们阿糕一样懂事啊。


昀哥表示我要给我小侄子送一个新楼盘。



黄仁俊怀孕期间真的很辛苦。李楷灿丢了李马克搬到黄仁俊家住。给黄仁俊安排了食谱,小米粥和高蛋白牛奶说什么都吃不下去。

“李帝努会想看你吃的。”
“你总不能带着个身体不好的孩子去勒索人吧?”


黄仁俊吃了。

李楷灿和黄仁俊睡在一起。李楷灿现在是当了全职保姆不敢睡死,黄仁俊有个动静他就要起来开灯。

半夜黄仁俊坐起来,哭的老伤了。

“楷灿😭我好想李帝努。”



李楷灿欣慰地拍拍黄仁俊的背,还好,吃过亏,学会做人不猪蹄了。




18
黄仁俊生宝宝了。
在金廷祐的医院生的。
主刀的医生他不认识,身边的人都刚好不在,一切都好陌生。
他觉得挺凄凉的。


金廷祐刚好和钱锟在比利时做宣传。
董思成陪中本悠太去大阪选地皮。
黄旭熙带罗渽民回香港见家长。
李马克抓贼受了伤李楷灿去看他了。


黄仁俊是一个人。
孩子放在保温箱里。
是个男孩儿。
看一眼就知道是李帝努的孩子。

罗渽民打电话的时候说他要当干爹,黄旭熙吼得更大声说也要当干爹。


孩子一出生有四个爸爸,只是有一个还不知道自己是爸爸呢。


所有人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下了飞机直跑医院的锟哥妆还没卸。悠太哥没搞清楚性别忍不住就买了很多漂亮的小裙子。李楷灿拉着李马克穿着皮裤来了。黄旭熙和罗渽民带了很多牛轧糖来。

孩子是冬天生的。
还没有取名字呢。


没人考虑那小裙子浪费的事情。
罗渽民说反正孩子还小看不出男女,长得像李帝努那肯定不丑穿裙子穿裤子都一样。

这小子从小是穿裙子大的。



锟哥昀哥为了取名字差点打架。
黄仁俊说:“要孩子爸爸来取名。”




李帝努离开黄仁俊一年多了。

首尔的新年气氛很浓,两个多月大的孩子代替了李帝努,圆桌上没有空缺。

吃完晚饭后李马克和李楷灿送黄仁俊和孩子去机场。

去温哥华。
找李帝努。



孩子很乖,长途飞机上并没有哭闹。大概是感知到太平洋那边有另一个爸爸等着他,黄仁俊好几次抱他起来的时候他都笑得很开心。

跟李帝努一样好看。




李帝努的各项考试充实了他的大半年,最后的考试月过了以后再打开社交软件,还不算李马克李楷灿罗渽民给他发的信息,光是黄仁俊就艾特他999+

李帝努有点懵。

即使有这么多信息,也没有一条提到孩子出生。没有一条泄密说黄仁俊去找李帝努。



黄仁俊到温哥华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情人节的凌晨。


年味很足的机场依然忙碌,来来往往的乘客有人送有人接。人生地不熟英语还不好的黄仁俊也有人接,只不过不是李帝努罢了。


李马克找了以前的同学去车黄仁俊到李帝努家。

一路上语言不通的两人沉默着很尴尬。黄仁俊抱着熟睡的孩子就是想哭。

马上就要见到李帝努了。
不能哭呢。


雪下得很大,黄仁俊有点冷。
在李帝努的房子前铺了很厚的一层雪。
黄仁俊觉得做人不能太猪蹄,这时候就突然感叹做人好难。想见李帝努真的很不容易。

和李马克的朋友一起铲雪用了大半个小时。到李帝努家前,只剩黄仁俊一个人了。



19
黄仁俊终于摁响了李帝努的门铃。迎新年的时候,灯四处亮着,李帝努守着夜这时候还没有睡。

刚刚读完全部信息的他很想立马飞回首尔,他想看看黄仁俊。

假装不认识也好。
就只想看看他而已。



凌晨四点,李帝努听见了意料之外的铃声。
打开门看见黄仁俊抱着一团红色棉被,眼睛水汪汪地看着自己。


“仁俊?”

黄仁俊整个人冲进李帝努怀里,夹着那团棉被。

“抱我。”
“李帝努。抱紧我。”


李帝努没有用力过猛,但是黄仁俊缩成一团把红色棉被箍得很紧。

那孩子突然哭了。


状况之外的李帝努看着黄仁俊把孩子塞进他怀里。“是你的情人节礼物。”

“我带他来上户口的。没有名字也没有Alpha爸爸这孩子只能当黑户了。”
黄仁俊一边哭一边说,“我带孩子来敲诈你了。”“你所有钱我都要,当赡养费不够你就肉偿。”


李帝努半天缓不过神来,“你之前不是假孕吗?”


“我打的分手炮是假的吗你是猪蹄吗李帝努?”
“你再怀疑孩子不是你的?你儿子就叫李猪蹄了我跟你说。”


黄仁俊扯着李帝努的大毛衣蹬着脚去吻他。
吻得很急,黄仁俊有点喘。

“你…你还要不要我?”
“还有…孩子。他真的是你儿子。”
“你看啊笑起来都没有眼睛跟你一样的丑死了。”


“你不说话我就带他回去找后爸了。”


李帝努抱着那团棉被,孩子很好奇地打量他,看着看着就笑了,眼睛笑没了。李帝努看看这孩子,俯首贴耳,亲的很温柔。


“仁俊,今天爱我吗?”


“李帝努。”
“跟我回家。”
“我们手牵手去结婚吧。”
“我不想再跟你离婚了。”


最后因为李帝努因为孩子亲起来很软所以起了个很没有技术含量的小名叫软软。




20
五年之后,黄仁俊也很有办法地收拾比他还皮的李软软。


“叫什么软软啊你?你帝努爸爸是觉得你软绵绵的很可爱才给你叫软软你说说你要不要改名叫李皮皮?”

李帝努毛病好了以后接了很多戏。
新人奖拿到手软。
影帝提名不是一两次。


李帝努演男主,黄仁俊唱OST。


李帝努赚了钱在日本给黄仁俊通宵排队买到了限量版姆明小饼干和姆明大抱枕。

瞅着保质期快到了,小饼干还被黄仁俊供着没开封。李软软从了倒霉爸爸李帝努的差使把那饼干给开了吃了个干净。

完了,黄仁俊亲爸发火了。


李软软第二天去找干爹诉苦。
黄仁俊要他丢人要牵着李帝努一起去。

李帝努心里有鬼怕李软软把真罪魁祸首抖出来不敢去。

黄仁俊还奇怪呢李帝努咋不去看他们儿子丢人?


“软软?干爹给你留了小饼干哟。”罗渽民回头冲里屋喊:“黄旭熙你赶紧收拾一下咱儿子来了。”

“爹……我改名儿了…”
“仁俊爸爸说我偷吃姆明饼干说不给我叫软软…”


罗渽民用鄙视的眼光看黄仁俊。
“黄仁俊你多大了你跟你儿子抢饼干吃?”


“你不懂这李帝努给我买的。”
“我没吃他就不许吃。”


“李软软是你亲生的没错吧?”
“你亲儿子抵不过你的饼干?”


“告诉爹…爸爸给软软改了什么名儿啊?”



“李…李猪蹄…”


李软软哭着说自己叫猪蹄,然后罗渽民抱起孩子把黄仁俊怼外边儿就要关门。


“你跟李帝努都什么爸爸啊…我以前犯病也没你俩这么猪蹄啊?欺负孩子怎么回事儿啊?你这还不如黄旭熙呢。你问问黄旭熙会不会给他亲儿子叫黄猪蹄???”


黄旭熙:娜娜为什么总嫌弃Me?
黄仁俊:我是东北虎我只是想怼一下我儿子。

李帝努:偷笑。还好我没去。



李软软最后什么都供出来了。

黄仁俊:李帝努个大猪蹄子。



黄仁俊把孩子扔罗渽民那了说要回去找他的A干架。

黄旭熙未来一星期的零食都被罗渽民收了拿给李软软吃。



李帝努在家里喝茶看喜剧。

黄仁俊一开门,笑得特别温柔直直走向李帝努。今天有好事发生。

“李猪蹄。”
“我觉得这个名字挺好的。”



“软软只是个小孩子嘛。喜欢吃饼干也没什么。仁俊不要生气啦。”


“放心好啦我才不生气呢。”



黄仁俊跨坐在李帝努身上,看样子就是一副要引诱人做出一系列不道德事情的阵仗。

声音也很甜,色气满分。
是说骚话干大事儿的前奏。
李帝努就差扯衣服抱人进房间做一些不道德的事情了。

黄仁俊的手从李帝努胸口慢慢上移,姿势不对无法锁喉于是掐着李帝努脖子说,



“我说你呢李帝努。”
“吃了我的饼干还赖儿子身上。冤枉了儿子以后他不认我你负责啊?他以后不听我的话不好好读书跑去吸毒怎么办?你管不住李软软你能闭麦吗?你怎么这么坏啊?你怎么当的爸爸?”

“我不管。”
“你今天就叫李猪蹄了。”



今天你也猪蹄了吗?

Something warning

不是因为幸福才微笑的,是因为微笑才幸福

我没有特别的才能,但是如果努力可以算作一种才能的话 ,那么我会拥有这个能力

要向高水准的人看齐

偏见是永远存在的


🈲️沮丧

🈲️不切实际的担心

做好该做的

时间会告诉一切




数码宝贝tri第六章观后感

我要给导演寄刀片!!
太和血红整整一部,最后太一是要和芽心表白??他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前面和大和的牵手手壁咚抱抱摩天轮真情表白都是啥??
武嘉到底什么情况???拖了17年了还不让他们在一起???
二代没露脸就算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还不放过一乘寺贤吗???人家小贤温柔可爱能不能别拿他的脸再做狰狞表情了!!!新给世界树画个人物很难吗???
炒冷饭圈钱还不让cpHE,而且真不喜欢芽心,还拿她和太一凑对,编剧Fuck your mother!!!!

Lee&5^3

HBD
不要为了躲避年龄忽略生日噢
真的很高兴你能来这个世界上
所以扯着身边的人去开party吧
你是值得大家庆祝的存在mua

About raining

“我宁愿你做了失败了吸取教训,也不想你做个聪明人,打着只是自己不做而不是做不到的旗号,永远躲在壳子里什么都不做。”

下雨天的时候就要努力啊

The Grandmaster

人生无常,没有什么可惜的

想不见的人,怎么都见的着

Summer never gone

自己的时间好像永远沉溺在了那个夏天燥热的空气里,心情随着窗外的蝉鸣在橘子气泡水里起起伏伏,躺在褐色调的床上吹着冷气听着第七感
只记得20岁生日晚上跟舍友说20岁和19岁也没什么区别嘛,之后几年的生日怎么过的却像隔了层磨砂玻璃,模模糊糊不真切
现在被问起几岁了,下意识想说20,话到嘴边惊觉好像不对开始用年份做减法,得到数字才发现时间走的竟然这么快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记不住自己几岁了呢?
在立夏生的我好像把心永远丢在了炎炎夏日,那个一堆破事却颓废消极的暑假,那个不断循环永远重复的夏天,似乎这样做就可以把自己定格在20岁,不用长大永远不老